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政策 > 高端訪談
董榮杰:直播加速洗牌 與李學凌信任是背靠背
http://www.ymccwx.co 物聯中國
日期:2018-08-10 10:22:43來源:物聯中國 點擊:839
核心提示:董榮杰:直播加速洗牌 與李學凌信任是背靠背

  文/雷建平

  在今年上市浪潮中,虎牙直播絕對是最亮眼的企業之一,不僅成為游戲直播第一股,而且上市后股價持續上漲,當前市值超過60億美元,較發行價上漲近2.5倍。

  虎牙CEO董榮杰接受雷帝網專訪時也表示,25億美元左右市值上市的一家公司,一個月到了100億美元,確實很出乎意料。

  當然,董榮杰也很理性,“我也沒變。我在內部強調要理性看待股價的上漲。”

  虎牙上市后市值大增背后,也代表了投資人對游戲直播、電子競技概念的認可,而虎牙上市時候是盈利的,這對董榮杰來說,是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的關鍵轉折點。

  董榮杰說,直播行業已形成正的商業閉環,能自己獲得用戶,獲得營收和利潤,對于虎牙來說,直播必然能走出游戲。

  游戲直播行業加速洗牌 未來戰爭是放眼全球

  對虎牙來說,上市前一件大事是獲騰訊4.6億美元獨家戰略投資,騰訊成為虎牙第二大股東。

  董榮杰對雷帝網表示,騰訊入股對虎牙的意義重大。虎牙正與騰訊進行全范圍合作,包括游戲直播與游戲項目組的深度融合,商業模式的深度探索,用好騰訊資源;此外,還會通過和騰訊的合作,探索與游戲研發商更好的合作。

  當然,騰訊入股虎牙,也意味著騰訊在游戲直播領域雙下注——同時是虎牙和斗魚的股東。

  “騰訊入股虎牙,是對游戲直播行業雙保險,對兩家同時投的話,意味著這個賽道就結束了。”董榮杰說,游戲直播行業打到現在到了一個成熟的階段,差的都撤了,能活下來的都不差。

  實際上,游戲直播行業發展到今天,龍珠TV已經沒有太多聲音,行業排名第三的熊貓TV也陷入到困境,一直有賣身傳聞,據知情人士透露,熊貓TV一直在與虎牙和斗魚洽談。

  游戲直播行業真正剩下的兩家也就是虎牙和斗魚,虎牙還搶先一步上市。到了這個階段,董榮杰認為,真正的游戲直播競爭要面向全球,不能只盯著中國的一畝三分地。

  與李學凌的信任是背靠背

  虎牙是從歡聚時代體系拆分出來,上市前,除大股東歡聚時代、第二大股東騰訊外,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持股為3.9%;董榮杰持股為2.7%。

  晨興資本合伙人劉芹曾對雷帝網表示,董榮杰作為公司創業元老,未有懈怠,并獨立帶領團隊完成了一次創新突破。

  劉芹還表示,“虎牙的成功表明YY在學凌領導下,保持了創業公司的從零到一的核心能力,并在YY大平臺實現多業務的協同效應。這才是虎牙成功上市背后YY最重要的收獲。”

  晨興資本一直堅持的一個觀點是,如果作為投資人不能真正建立企業家精神,就很難識別出那些具備真正企業家精神的稀缺創業者的特質。

  董榮杰對雷帝網表示,“站在虎牙角度來說,我們很開心的看到晨興愿意投資我們。”

  虎牙公司的風格和董榮杰很類似,董榮杰給人的印象更多是沉穩、踏實、低調、富于思考,虎牙也非常低調,踏踏實實做業務,一上市還一鳴驚人。

  虎牙上市的成功也離不開母公司歡聚時代的支持,董榮杰與李學凌是親密搭檔。董榮杰說,“我和學凌搭檔那么久,從YY到虎牙,我跟李學凌的信任是背靠背,他放權更多讓我去干。”

  以下是專訪虎牙CEO董榮杰實錄:

  雷建平:虎牙上市是12美元發行價,現在是30多美元,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虎牙市值最高時達100億美元,讓外界特別驚訝,您怎么看待虎牙市值持續上漲?

  董榮杰:這次IPO有一個現象挺有意思,IPO的時候有很多投資者建議虎牙應該去港股,那段時間港股表現一直是很好,大家總感覺那個時候中國概念股在美國不是那么受待見。

  但虎牙路演了之后,我發現美國的投資人對游戲直播、電子競技的概念非常認可,甚至是認可程度不低于國內投資者,還是有點出乎意料的。

  第二個,虎牙很榮幸能成為第一家在美股上市的游戲直播公司,也很榮幸曾經一度突破100億美元市值,而我看到了很多公司上市很多年,都沒有摸到過100億。

  我其實一直問我自己一個問題,這個是因為我運氣好嗎?運氣當然是有的。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背后有一些宏觀因素來支撐虎牙現在的市值,具體有幾點:

  一是電子競技產業投資人很認可,全球電子競技產業會是機會特別大的市場,最近亞運會已經把電子競技列為觀察項目,這其實是亞洲官方對此的認可。

  種種跡象代表著電子競技產業未來有機會是平行于現有游戲產業的,體量差不多等于游戲相關領域。如果站在這個維度來看,游戲概念公司上市的市值。比如騰訊的收入還有百分之四十來自于游戲,網易就更高了,其實游戲帶來的上市公司的市值是很大的。

  對電子競技行業的認可,就是大家對虎牙價值認可的第一個支柱。

  二是隨著中國人口紅利慢慢變弱,現有渠道對游戲發行來說都已經是一個存量市場,不管有多厲害的硬核聯盟,不管有多厲害的應用寶,對游戲公司來說都是存量級的,不是增量。

  但是類似于吃雞游戲,你會發現游戲直播是游戲發行增量的市場。游戲直播的好壞,其實對游戲本身成敗的影響越來越重要。

  三是你會發現游戲視頻到今天為止都不能成為一個行業,還只是視頻行業一個小分支,但游戲直播是一個行業。

  我的結論是直播已形成正向的商業閉環,能自己獲得用戶,獲得營收,而且有利潤,直播業態是一個比視頻先進的互聯網業務的形態,我不認為它只能守在游戲里,一定能走得出去。

  其實在線英語教育可以從業務形態理解就是一個教育直播,一對一的遠程直播。對于虎牙來說,我認為直播必然能走出游戲。

  市值摸到100億美元 有些出乎意料

  雷建平:虎牙市值一度摸到100億美元的時候,你們的心情是怎么樣的?

  董榮杰:其實也有人會問我,那時候我們朋友圈都在截這張圖,就是100億那時候的那張圖。

  一方面來說肯定是高興的,我們上市時候確實可能被市場低估了,但我們也為買入了我們股票的投資人們感到高興;另一方面,我們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對的事,我們所在的市場是巨大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雷建平:股價上漲這么猛,對員工士氣會造成一定的影響嗎?

  董榮杰:那當然是,宏觀肯定是好事,大家也覺得市場對我們做的事情認可。但后來我在內部一直跟團隊強調,我們要理性看待股價的上漲。

  虎牙盈利代表著游戲直播行業進入新的里程碑

  雷建平:上市時您說過,虎牙上市對行業是一個里程碑的事情,怎么定義這個話?

  董榮杰:到今天為止,我都不是特別認為視頻行業已經立起來了。行業持續虧損,只是奈飛把概念提上去了。

  我認為直播已經突破了視頻的問題,直播是真正的進入到了傳統商業的平臺,通過自己給用戶提供價值獲得回報,這個回報可以養活整個公司。

  你會發現我們已經進入到非常標準的商業形態里,一家商業公司長期來說是要回歸常識。如果是一個持續虧損、而且虧損體量持續放大的行業,我一直是覺得有問題的。

  但是直播已經邁過了這個階段。在虎牙或者在虎牙今年上市之前,整個游戲直播行業基本都是虧損的。

  我認為之前直播陷入了視頻行業的悲劇問題,大家更關注看背后的“大腿”是誰。你背后有互聯網巨頭的“大腿”,大家就信你能贏或者能持續下去。如果后面沒有“大腿”,大家肯定覺得你是瞎玩。

  你會發現這個判斷跟團隊本身的能力關系不是特別大。大家衡量你這個公司不是說事情做的有多好,而是大家看你還有多少錢,你的投資人是誰。

  用這種方式去衡量這個行業,對這個行業來說是很悲哀的。只能認為這個行業還沒有進入到真正比較健康的狀態。

  但是虎牙在上市之前就盈利了,并且已經做到了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持續的盈利,這就代表游戲直播公司從原來的很奇怪的模式終于走出來了,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可以持續的商業模式。

  我認為這個是虎牙上市和盈利對整個直播行業,起碼對游戲直播行業最大的改變。

  關注結果的過程中要關注實現結果的過程

  雷建平:在上市的過程中,您覺得哪件事情最難忘?

  董榮杰:虎牙在紐交所上市時,有一個交易員穿著馬甲,對著另外幾個交易員喊話交流,不斷在那兒喊現在價格到多少了,他們是把以往的復制了一遍。

  你會發現大家不僅僅只關注結果,上市的過程能給客戶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對你就有好感。

  我現在在內部也在講,虎牙一直給大家的感受是一個特別踏實的公司,但總歸來說大家會覺得太沉穩了,我們還是需要在關注結果的過程中關注實現結果的過程,印象會非常深刻。

  我們在廣州辦了一個同步的虎牙上市活動,廣州這一次辦的請了好多國內的媒體,其實比紐約還熱鬧,這很出乎我的意料,大家感受也都很好。

  公眾人物底線教育非常重要 平臺應有正向的價值導向

  雷建平:最近行業監管挺嚴的,像斗魚一姐陳一發兒2016年的事情都翻出來了。你們怎么去面對監管的問題?

  董榮杰:虎牙作為YY的子公司,作為第一家在紐交所上市的中國游戲直播公司,我們一直跟國家相關部委保持非常好的溝通、合作,會主動定期去跟部委請示。或者說我們上一些新的內容,都會跟部委去溝通。

  第二,作為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底線教育是很重要的,我們虎牙內部也在不斷跟主播包括內部員工講,任何一個國家都有每個國家的底線,這個東西是一定不能踩的,要非常清楚。剩下的就是監管的力度要到位。

  第三是平臺本身也要有一個價值導向的作用,這個很重要。

  例如我們平臺有一個主播叫牛哥,他通過直播的方式,幫助了超過50多個流浪者找到了自己的家人。我們覺得這樣的事跡平臺應該是有責任去引導和擴散的。散發更多的正能量和人文關懷,本身也是平臺的責任。

  高瓴看好虎牙背后電子競技和游戲直播

  雷建平:高瓴資本最近還買了虎牙很多股份,為何高瓴資本這么看好你們?

  董榮杰:我跟高瓴資本CEO張磊總有溝通過。我發現張磊總的視野非常開闊,超過了我們狹義上的投資,進入到產業的階段。

  我也跟張磊溝通過他為什么會投資目前虧損的公司。

  張磊認為只要這個東西長期來說是用戶需要的東西,這家公司長期來說一定有該有的價值。這個又比我的level高了一層。張磊投資虎牙我覺得他是看好虎牙背后的電子競技、背后的游戲直播。

  騰訊入股對我們的意義非常大

  雷建平:您提到這個行業比較悲哀的是看“爹”,你們本身“爹”就很強大,有歡聚時代的母體供應大量流量,又有騰訊,高瓴這些資本加持,怎么看這個現象?

  董榮杰:打到后面你會發現每家背后都不弱。像視頻領域優酷背后有阿里,騰訊視頻有騰訊,愛奇藝背后有百度。

  仗打到最終成熟階段,每家公司背后的投資人都是不差的,差的都撤了,能活下來的都不差。

  對于虎牙今年的戰略維度來說,我認為騰訊的入股對我們的意義非常大。

  我也一直在強調虎牙上市,對行業最大的改變是虎牙代表整個行業開始走出虧損,進入了一個良性的商業循環。

  這個良性的商業循環首先來自于虎牙的營收能力,虎牙用4年時間證明了它的用戶價值和商業模式,經歷了市場的洗禮。虎牙今天甚至整個直播行業包括秀場和游戲直播都還在持續不斷分享YY給行業帶來的價值。

  雷建平:騰訊同時投了虎牙和斗魚,騰訊為什么能同時把兩家都投了?

  董榮杰:我個人覺得對騰訊來說兩家都投的話,這個賽道就結束了。

  對騰訊來說,游戲板塊是核心業務機會。在游戲板塊上,騰訊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對游戲業務有幫助的資源或公司。騰訊對于游戲行業周邊的投資動力是非常強大的。

  第二個,游戲直播行業,虎牙發展很快,很快要上市,騰訊還是希望能夠進來,對于整個游戲直播行業的影響可以雙保險。

  與李學凌的信任是背靠背

  雷建平:虎牙的風格跟您的性格是不是類似?

  董榮杰:虎牙的風格絕對是和我性格一樣的。做事踏實,就像我跟李學凌搭檔那么久,從YY到虎牙,我跟李學凌的信任就是背靠背。他很多事情根本不問的。

  其實從2008年開始,我就已經開始獨立負責運營了。我獨立負責業務之后,我跟李學凌的合作就是我定期跟他講講最近的狀況,他站在更高維度碰一下,把握大方向,剩下就是我自己在做。他從來也不會問我員工工資是不是發多了、發少了?

  這是第一個,我覺得做商業長期來說還是要講誠信。第二個,做事情比較踏實。第三個,我其實比較擅長去思考事情背后的一些東西,比如,一直在想直播行業真正遇到了什么問題。

  我其實危機感是非常大的,電子競技很看好,但如果只是把自己簡單地看作成電子競技播放的載體,我很擔心最終做不出我想要的產品。

  一家公司要做成還是要把最本質的問題持續問自己,這個公司真正的問題在哪里,我真正的優勢到底在哪里。

  電子競技不等于游戲直播

  雷建平:虎牙整個未來的規劃是什么,您思考最多的是什么?

  董榮杰:思考最多的是電子競技這件事,今年首先想清楚了,電子競技不等于游戲直播。

  今天去播一個電競內容的直播跟播一個非電競內容的直播,公司內部整個運營邏輯都是一樣的。

  但是我后來想清楚這根本不是一件事,因為今天游戲直播中能稱得上電子競技的直播數量極少,只有三四個,比如LOL、王者榮耀、絕地,再加上其他吃雞手游,就這三四款。

  這也跟體育競技一樣,體育競技到今天為止就是籃球、足球,頂多加上棒球、橄欖球、網球。

  我們以前很簡單地認為游戲直播就等于電子競技,后來發現根本不對。還是一樣,你要持續不斷地把內容的本質想清楚。

  游戲直播行業洗牌在加速 要放眼全球

  雷建平:直播到今天,您覺得戰場到了哪個階段?接下來要做什么?

  董榮杰:中國的互聯網人口紅利及游戲行業的人口紅利都慢慢在消退,行業已經經歷了一輪洗牌。再加上虎牙實現盈利和上市,行業洗牌在加劇,馬太效應會加劇。

  第二個,我整體上認為真正的游戲直播競爭要面向全球,不能只盯著中國的一畝三分地,這也是虎牙5月份的時候進入了東南亞市場,現在海外市場成為了虎牙的一個重要戰略。

  我們對于海外的游戲直播也有一定的信心,當然因為海外還有一個Twitch,核心是我覺得游戲直播戰爭一定是放眼全球。


出處:物聯中國
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物聯中國(www.ymccwx.co)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到:
  • 資訊
  • 產業
  • 服務
  • 應用
重庆时时五星总综合走势图